《祸福相依 重生沙海邪》by:摘花一朵送唐僧

第二十八章 尸海(下)

陈皮的手在那块石头的顶端抚摸了很长时间。

等他重新收回手坐下后,小天跃跃欲试走上前头。张海客同吴三省注意到此处的不凡,于是恢复点体力就继续站起来,想想能不能在这找到什么东西,阿宁没那份心思,也是累得太惨,躺倒在石头边上,眼睛斜着看小天:“小孩儿,想想能摸到什么?”

“我不是小孩儿,美女姐姐。”小天被她这语气弄得浑身不舒服。

手在裤缝上磨蹭了好几下,幸亏现在没人注意他,否则会嘲笑他现在的局促,他不安的是他从未有过想要的东西,也不知道这东西会不会真的那么神奇。

“要我说还是小孩。”阿宁转过头嗤笑一声,短发掩盖了满脸的疲色,

“没有太强渴望的人,是摸不出...

《祸福相依重生沙海邪》

第二十八章 尸海(上)

by:摘花一朵送唐僧

蓝雾翻腾,令人胆寒的马脸阴兵再一次穿梭云雾踏步而来,看不清队伍有多长,四人一列的军士向前行步,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对张起灵两人视而不见,甚至方向都不是冲着他们,他们站在中间,就好似乱流中的礁石。

在石壁发出那穿梭千年般的响声之后,淡淡的蓝雾似乎又重新将他们同外界阻隔,张起灵抬起头,也只能看清上方隔世一般的黄色灯光。

张起灵将手臂放下,红色尸蟞从其中掉下,颤巍巍的垂在半空中,他的黑眸凝视了一会它,它元气大伤,等待了一会才重新煽动起它的翅膀,没有冲张起灵来,而如同那些阴兵一般,对着崖壁的方向慢慢飞去,速度不紧不慢,犹如那副誊写下...

《祸福相依 重生沙海邪》by:摘花一朵送唐僧

第二十七章 进入
吴邪是第一次话这么多的表达自己的心意,这些或许对他不过尔尔,张起灵抱着他,想象不到那张脸上是什么表情,可能是笑,吴邪总是笑。但没有人生来就该被注定笑着的。
但说越多的话,就证明,吴邪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。在尸化过程中,本应意识最后被同化,不可挽回。吴邪想越来越多的唤醒自己的意识,他在这番和尸化争夺身体的斗争中,输了。
于是,怀中的身体又开始挣扎嚎叫,张起灵不知道吴邪低沉的声音还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,他好像抱着一条巨大的被捕捉的活鱼,扑腾着渴望解脱于现状。
他浑身上下的香气浓烈又缥缈,张起灵的鲜血让他的尸化态感到惊慌,但同时也更加让他因为害怕而不停地聚集意识用来自保。
张起灵沉默地将缠绕住吴...

《祸福相依 重生沙海邪》by:摘花一朵送唐僧

第二十七章 进入
他又恍然想起吴邪的那句话:“一会快一点,我等着你救命。”
这不是一句话,而是分开的两句。
尸化吴邪的面孔扭曲着面孔,笑着,同上方交汇目光,与那张图上的麒麟的人面相符,张起灵发觉吴邪整个人更加扭曲,竟然似是在发力,登上别人的绳子。
张起灵挥手割断了绳子,吴邪唧唧怪笑,整个人在大家的目光中坠入虫海,尸蟞摩擦的声音爆炸一样,吴邪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跳起来,四肢伏在地上,很快,又嗷嗷叫着,因为如山般的虫海,慢慢全部集中侵略向他,吴邪像哭又像笑的声音伴随着尸蟞的进发,更像是一副惨剧。
可惜吴邪不知道。
吴邪是被活活疼醒的,不过也只是意识地暂时回馈,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,尸蟞对平时的他的鲜...

《祸福相依 重生沙海邪》by:摘花一朵送唐僧

第二十六章 闷油瓶(下)
解三在绳子末端涂抹异蛇毒腺素,刺激五面鸩快速开花,而解三在被五面鸩的力道腾下悬崖,人肉的气息会刺激五面鸩不会因为毒腺素消散而再次沉睡,花香由于食肉本能越绽放越烈,“五面鸩因是怀子木的伴生花,喜尸而生,有它必有死气。”藏人说,这些尸蟞,就是被这花香中掩盖不住的死气唤来。而怀子木的气息会让尸蟞暴躁,这就是他们不能碰怀子木的原因。
吴邪发现,藏人口中说得,是每一步都计算到太精确的步骤,它们环环相扣,让吴邪觉得有些诧异,只是让他觉得有意思的,是他和张起灵似乎也是这其中的一环,早就计算好,藏人现在和他们说也知道他们明白了这一点,但是他们同时知道,他们停不下。
“真是够拼的。”吴邪笑着...

《祸福相依 重生沙海邪》by:摘花一朵送唐僧

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抱歉,好久没上lofter了文的更新延迟了不少,会抓紧更新的,二十六章(上)我上次忘记打tag,刚刚补上,需要麻烦各位没有看到的小天使去看一遍了,Orz,不多说占地方了,祝阅读愉快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十六章 闷油瓶(中)
西王母国的异象穿梭起陈文锦年轻的面孔,从真到假,解连环眼睛里的泪水不堪一击,年轻的吴邪的面孔从平静到震惊,直到那巨大的陨洞,张起灵的面孔毫不犹豫地进入那陨洞之中,留下的人只有胖子,最后闷油瓶的面孔重新出现。
同一种物种会巧合地出现在两个历史上从未接轨的两个国家,吴邪想起之前见过的血尸,以及和西王母国相同的赝品陨洞,红尸蟞流经于西王母国,但吴邪始终...

《祸福相依重生沙海邪》by:摘花一朵送唐僧

第二十六章 闷油瓶(上)

栈道蜿蜒,顺高崖直下,吴邪细数过应有不过九节栈道,修建鬼斧神工,崖壁已经是绝境,栈道迎难而上,似乎想昭告他人所踏就是绝境。
栈道最后一节离地应有几米距离,解三悬着的位置处在崖壁的下方,离得地面同岩壁都很近,地面铺盖着黑油油似是小溪的物体,正向上植物夹在地面同一块巨石的中间处,乱石j掺杂着掉落下来的怀子木的残肢,从吴邪的角度,也只看得清这些地上的情况。
藏人始说亚体两字的时候,吴邪只是微微楞了,直到鼻子因为失血而又干燥酸酸地疼了一下,他才想起,关于这亚体他并不陌生,而更多的他却想起沙海古矿下的事情,复而鼻子又沉沉地疼痛着,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又开始流鼻血,想起诡异的鸡冠蛇来,...

枕畔诗:

汤旺河国家森林公园

是中国第一个被批准的国家公园,AAAAA级景区。

作为一个东北人也是第一次到达小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区,景区以石林为主,但更吸引我的却是景区门口那一段五花山,斑斓的色彩倒影在湖面,真的是异常美丽,而且离开的时候在湖边已经有工人在修筑栈桥一类的建筑了,估计是为了欣赏对面的五花山而建。

荆溪白石出,天寒红叶稀。
山路元无雨,,空翠湿人衣。

出本

出瓶邪《目不转睛》,另收相似本子。
PS:有看中的朋友请先明确了本子的内容再下手
(我好像暴露了什么……)
未出本

cn
胖子:海滨
潘子:黑手
云彩:娜酱

© 伯兰芠校 | Powered by LOFTER